上一封薔薇的回信請點此
親愛的薔薇:
 
      這次遇到了個笨賊,只撬開了我那個裝滿垃圾公文的鐵櫃,隔壁那有裝錢的櫃子,他偏偏給放過了,所以我本以為損失了的兩千元,感覺像失而復得一樣。知道的那晚,我跟姪女狂吃了一堆燒烤,來慶祝這次的失而復得,哈~
 
這賊啊!得手了兩千多元。但聽同事說了件很好笑的趣聞。聽說如果小偷到某地方偷東西而一無所獲時,他就會在那地方拉屎。拉屎?為什麼?發洩怨氣啊?博愛多聞的妳,曉不曉得為什麼咧?
 
每次我消失久一點再出現,總是會換得妳的一聲暗(笑~)。我也不想消失那麼久,只是有些事情,我想要在自己能夠較平靜的面對它後,再告訴妳,然後再接受妳的暗。
 
      看到妳說妳和妳的朋友在多年後,都或多或少的完成了部份的願望,替妳們開心,也想到自己。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做夢,跟我做了七年朋友的妳,應該最是了解我的夢有多執著、有多愚蠢。不管妳怎麼剖析、不滿我對感情的態度,我始終做著那個夢。
 
我曾經幫一位朋友翻譯她寫論文需要的文章─「thinking about fantasy」,頁數很多,我翻了三分一,後來我跟那朋友沒再聯絡了,翻譯出來的部份,也始終躺在我的硬碟裡。文章裡有個部份在討論thinking about fantasy跟fantastical thinking的差異。thinking about fantasy指的是內容,而fantastical thinking則是過程。一個多月前,我結束自己的fantastical thinking,十年的fantastical thinking。thinking about fantasy是理性的、有意識的;fantastical thinking是非理性的、潛意識的。現在常做的是thinking about fantasy,心情則是喜怒哀樂、百般交集。妳實現了部份的fantasy,現在的我,只想放下這些fantasy。
 
所以我慶幸有姐姐在,不管我曾經多麼冷漠的對待這個家,她仍然很關心我。不管我愛男還是愛女,她說只要我開心,她就替我開心。我本來以為失去那位朋友,我便不會再開心了,但是不然。雖然偶爾想起她還是會落寞、還是會落淚,但是在與我姐聊到趣事時,我會笑、在逗姪女的寶貝兒子時,我會笑、在看到好笑的劇情時,我還是會笑。我知道自己沒有被完全打倒,只是需要復原的時間,總有一天,我會放下這一切的。
 
過去不會過去,它會成為我前進的動力。
 
                                                                      天人菊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