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盒喜餅~曾經暗戀了近三年的同學即將要結婚了。
一包芒果乾~曾經是一切,如今想到就心痛的同學說過要送我吃的。

這兩樣東西在一個週日的上午,同時出現在我家,詭異的是,我並不知道它們是如何到我家的。不過就算知道,也沒什麼意義吧!一切還是維持現狀就好,不必想要改變什麼,因為沒有人能確定自己能否再承受接下來的改變。

於是帶到樓上,上頭有著兩個人的筆跡,我看了許久,腦子裡其實沒什特別的想法,只是一直看著那寫有我名字的紙條和喜帖。

我包了紅包,將它寄出,確定自己不會去參加她的婚禮,雖然曾經喜歡過,但畢竟什麼都沒開始過,要放下是比較容易的。祝福她能幸福快樂的生活著~

芒果乾,令我不解的是它早已開封過了,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但我還是撕下包裝上那張已些許泛黃的紙條,然後將它放進冰箱裡,至今,我沒有嚐過一口。我對她就像對那包芒果乾一樣吧!不曉得如何處理,只好選擇將她/它放在某個角落。

那晚我做了夢,夢到送我芒果乾的同學,她帶著我最迷戀的笑容對我微笑,那是我許久不曾看見的畫面,只怕以後也不再有機會了。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