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在學校是被禁止說台語的
以致於我這個傳統閩南人家庭長大的小孩,至今仍常被笑說台語不輪轉

小學時,我的故事書不是三隻小豬、白雪公主
而是姐姐當時就讀高中的歷史課本,武則天,是我第一個嫺熟的歷史人物

國中時,對歷史的狂熱,讓我讀到清朝的無能腐敗時,滿懷悲憤
將當時剛冒出頭的民進黨,視為暴力黨,視為破壞台灣安定社會的亂源

高中時,我連續當了三年的地理小老師
長江、黃河流經那幾省、秦嶺南北有啥大不同,背的滾瓜爛熟;台中、彰化、南投由南而北(或由北而南)的排序,我至今依然會頓呆很久才排出來。

大學時,開始發覺被教導的歷史並非完全正確,蔣公真是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台灣這個國度真的只能由一黨來統治不可?

2000年,憑著一股希望明天會更好、希望結終一黨專政、希望台灣走向真民主的熱情,我投了陳水扁一票。「有夢最美,希望相隨」,這是那個年代民進黨給人們最大的憧憬。

2004年,我的故鄉台南市發生了被戲稱是爛劇本的總統刺殺事件。這件事其實並沒有影響到我的投票意願。經過了四年的政治惡鬥,我告訴自己,沈疴已久的政治弊病,光靠四年的執政是沒辦法糾亂反正的。這一票,我還是投給了陳水扁。

還記得選舉當天,我和三位剛結束選務工作的好友在車上緊張的聽著開票數,當確定陳水扁當選時,我們興奮的擊掌觀呼。回到家中時,姐姐非常生氣的質問我:「妳相信那兩顆子彈是真的要刺殺陳水扁嗎?」

又四年過去了,這幾年來,民進黨執政所鬧出的風風雨雨,罄竹難書;當年共同慶祝的好友,如今大概沒有人是再支持民進黨的。

我想投謝長廷,因為我主觀認為他的市長政績比馬英九好。但是謝長廷背後代表的那個政治文化、政治態度已不再是我所想望的,更何況他根本沒有勇氣跟陳水扁切割清楚。

於是我選擇棄權。

馬英九當選了,意料中事,姐姐、姐夫的得意洋洋,讓我回想起八年前、四年前的自己。這陣子讀了龍應台的野火集,一本二十年前寫的書,讀來依然覺得受用,因為書中所陳述的一切,似乎本質上並沒有太大改變。政治依然貪腐、環保依然弱勢...。

這兩天看電視上關於總統大選的評論,台灣人又燃起希望了。民主的可愛就在於人民永遠都有機會選擇領導自己國家的人,不管他是好還是壞。

台灣永遠都有改變、再出發的機會。

真好。

我希望自己四年後,會投給馬英九一票。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