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當小木偶,稱病請假只為熬夜看王建民的比賽
不過玩了一天的麻將,著實也真是累了
跟朋友msn完互告晚安後,本想真的睡了

那知,還是睡不著,算了,看看球賽好了
王建民第一跟第二局投的真是有點驚險,只能說
幸運之神還是蠻照顧他的

看衰這場比賽加上放棄當小木偶的念頭,還是好好的上床睡覺吧
做了個夢,但我不確定那是不是夢
因為我好像是有意識的在經歷這個夢
夢裡我一直看到某些過往的片段
她的形象一直出現在畫面右上方
沒有情緒的高低起伏,只有像電影分格鏡頭的畫面一直閃過

慢慢的,她的臉孔上浮現了我的臉孔
一會是她,一會是我
過不了多久,我已經分不清那是她或是我的臉孔
或者該說,兩者已合而為一

我意識到我的眼睛一直快速的閃動著
這是所謂的快速動眼期嗎?

any way,早上五點多醒來,我想我只睡了三個鐘頭而已吧
突然想起去年最難熬的時候,我也是這種狀況
在公車上也睡不著,我的頭腦似乎一直保持著某種程度的清醒

辦公三個鐘頭了,精神卻沒有受到影響,很有效率的處理完公事
和組長有說有笑的聊著關於昨晚的棒球賽、幸運獲救的潛水客
這篇文章不知道怎麼收尾
因為我好像還有很多想法要說
可是卻不知道該從那裡說起
算了,暫且打住好了
要去覓食了~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