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家社區的信仰中心「北極殿」要建醮
等了很久,十二年~
每十二年一次建醀,真是有夠久
對某些人來說,廟會活動也許代表著迷信、吵雜、落伍
但我卻覺得那代表著感恩、共享、社區意識
及個人的人生標記參考點
玄天上帝對我來說有層特別的意義
根據我媽的說法,要不是玄天上帝的保佑
我其實在出生時就會byebye了
所以,神明眾多,但玄天上帝我特別尊敬
不管是否真有這神奇
但至少祂讓我媽媽有信心挺過了那痛苦的關頭
將我帶到這世上

十二年前,我十八,剛進大學
十二年後,我三十,坐在這裡回憶我的過去

1994年
我進大學,不是很想唸的科系,但懶得重考
但至少是國立的,至少可以當老師(雖然不是從小想的那種)
那一年北極殿建醮,邀請了七八位同學來家裡吃拜拜
只來了三個,其他人都被堵在外面進不來,因為盛況空前
終於我了解建醮這事,是件很重要,且大家都熱烈參與的事
家家戶戶都張燈結綵,玄天上帝的轎子神氣洋洋的穿梭在
祂的管區裡,接受信徒的膜拜,執行掃妖除魔的工作
印象很深:原來廟會就是吃拜拜、就是神明繞境             

1995年
我大二,莫名奇妙的有了第一次感情的體驗,莫名的結束
又不期然的有了個喜歡卻怎麼都開不了口的人
藉打工殺時間,卻也把自己的學業殺的慘不忍睹
那年人生很頹廢…很墮落…
那年搬家,很不情願的離開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家
那個由我爸和叔叔們一起蓋起來的家

1996年
我大三,煩惱著要不要跨系選修,最後還是決定不選
讀了二年,雖然有點混,但卻對這領域產生了興趣
感覺它並不是那麼糟~
那年我第一次看了「鱷魚手記」
那年我終於確定自己就是愛女生,不需痛苦、不需改變

1997年
我大四,社會治安很不好,白曉燕命案發生,陳進興等人躲在陽明山
原本計畫好的畢旅行行程,因此大改版
沒有人想在陽明山與陳進興不期而遇
畢業前的實習,與一位小孩的衝突與接受
讓我在分享時,流下感動的淚,我看到自己的成長
也看到那小女孩的成長,至今仍印象深刻
那年開始了跟獅子的感情…

1998年
畢了業,去實習,開始踏入正式的職場
幸運的是,老師們都對我們很好、很照顧
或許那一年並沒有學到專業上的知能
但得到了許多溫暖(和脂肪)
開始試著一人帶班,開始試著經濟獨立
那年,充實又快樂....(待續)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