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
揮別了學生生活,正式踏入社會
在教甄上遇到人生第一次考試的重大挫折
有感於自己實在不適合試教的考試
提早了斷對教師生涯的追求
教師證束之高閣
花了四個月苦讀,成功轉換跑道
(往後對照其他同學的辛苦,慶幸早日看清
自己更適於作行政的工作)

2000年
第一次離家,到台北工作
對家人的不捨、對朋友的不捨
對陌生環境的不安,讓我在第一個禮拜
每天都在哭…(想想那時真沒用)
不過工作環境很好,設備好、福利也好
更重要的是,上法院不是為了打官司
而且要上班,從中體驗很多
看著法庭的莊嚴、法官的威嚴
聽著同事間的八卦事
拜法官們的經濟實力
可以在遠企、紅豆食府飽餐一頓
可惜的是,那時還不認識薔薇~
不然早可以約出來吃喝玩樂了,哈…

2001年
因為家人的聲聲呼喚,雖然不怎麼情願
還是申請調回了家鄉,又回到教育領域
早已習慣在台北的自由生活
後來總覺得如果當初不請調回來的話
或許我的人生會更多采多姿
這一年我開始掛bbs,因此認識了
薔薇和波斯菊這兩位朋友
狂聊天、狂點閱和同志議題有關的資訊
我認真的思考了對喜歡的人告白的可能性

2002年
工作很穩定,因為有個好組長給我撐腰
幸好他的兩個兒子跟我差了七八歲
不然我可能得為了報答組長對我的關照
當了他的媳婦,哈…
這一年對喜歡的人告白
本以為非分即合,結果卻不然
得到似是而非的回應
往後的幾年,我便似乎是在自我意淫著
以為擁有些什麼,但卻又不那麼踏實
「曖昧的極致是殘忍」是我當時的心情

2003年
家裡有隻無所事事的老鼠
不事生產也罷了,三不五時還要拉顆屎
把家裡弄的亂七八糟
和媽媽的關係冷到極點
因為極不認同她的養兒觀念
很想離開家裡,無奈仍是放不下
也揹不起不孝的罪名

2004年
在工作上遇上了一個很大的麻煩
整整花了我一年的時間和精神去解決
精神壓力特大,為了不讓家人擔心
我選擇隱瞞
常常在公車上呆望著窗外
總以為自己的人生可能就要毀在這件事上
這一年,假也沒休完
親情和愛情的拉鋸越來越強烈
從網路上消失
心情極壓抑的一年

2005年
老鼠死了,我承認,對於他我是無情的
讓自己的父母擔憂傷心難過十幾年的老鼠
抱歉,對於他的死,我一滴淚都流不出來
心裡其實是放鬆的感覺
只是心疼父母白髮送黑髮的痛
但「相見不如懷念」
他的死,對他及他的家人都是種解脫

2006年
人生邁入30大關
對人生的看法相對於過去都有很大的不同
我差點放棄自己
只因被背叛的很痛
朋友有鼓勵有責備
終於對姐姐出櫃
一開始的不安痛哭,隨著姐姐的支持
得到了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過去那段八年的渾沌不明的感情
告一段落
為了更好的工作,開始進修
現在我過的很充實
期待未來會更美好...
終於又等到了北極殿的建醮
雖然熱鬧程度已不如十二年前
但透過對其相關活動的參與和欣賞
我知道,我的家鄉還是可愛的

12年後待續...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AROSE
  • 最好你那時候會出來跟我吃喝玩樂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