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薔薇:

 

   親愛的朋友,那場雨我也覺得很堵爛,下的莫名奇妙、停的也莫名奇妙,就像我曾經付出的愛。我很好奇妳所拍到的影像,可以share一下嗎?

 

對於妳的切齒之痛,我也只能幫妳默哀一分鐘,因為我看牙醫的經驗少之又少,幾次陪朋友去看,一直覺得那高速尖銳的牙鑽聲音很可怕,相信躺在那裡張開大嘴、猛流口水的妳們更是害怕吧!希望我不用受那種罪,哈~不過幫妳看的都是女醫師,這也算是頗堪慰藉之處吧!

 

最近不管看文字看電視聽音樂,只要觸碰到幸福、相愛,我就會立即略過,因為這些都一再提醒我已不再擁有的。我相信我是個好人,也可以給愛我的人滿滿的愛,但這些並不能保證什麼吧!對不對?我已經沒有了奮不顧身的勇氣,該做的我還是會做,其他就等緣份安排吧!

 

妳最新的兩本力作「毒罌粟」和「舞曇花」都看完了,不過關於裡頭描寫性愛的場景我採用快速帶過的方式,不是不好看,是看了也無能為力,哈~。我越來越喜歡妳的書了,或許是因為我之前跟妳提的原因:我希望能看到更多描寫真實生活的拉子故事,而這兩本讓我比較容易有畫面的想像,希望妳繼續努力寫作,我很期待看妳以後的作品。兩本書我個人比較偏好舞曇花,不過看到一半我好奇起來,記得妳說過最討厭出軌的人,那阿曇算是出軌吧?但妳怎麼捨得給她那樣的好結局?

frad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